《根着我城:战后至二千年代的香港文学》自序

发布时间:2020-06-10 已收录 阅读:210次
《根着我城:战后至二千年代的香港文学》自序

(编按:蒙作者答允,「虚词」有幸转载《根着我城:战后至二千年代的香港文学》一书自序,让读者先睹为快。)


香港文学本土意识的发展,不是建立在对于「非本土」的否定之上,也不是简单地由无到有的过程,实际上存在更多的矛盾、游离,正如本书在〈导论一:本土及其背面〉提出:「本土不等于与他者割离,亦不等于对自身的完全肯定」;〈导论二:流动与根着〉一再提出对「无根」的认清以及「根着」的无力,然而,「在种种负面因素以外,流动,某程度也作为根着不可能之时的出路,或流动本身也是根着所创造出的新可能:我们何妨自停留的一点上出发,承接香港文化既有的前卫、多元,自由往复,也许终可接近『根着』的真正可能」,本土与非本土共同构成香港文学本土意识的複杂性,结合流动与根着的辩证,作为本书回顾、论述战后至二千年代香港文学的核心。


结构上,本书以时代为序,分列全书导论两篇及正文五部即「四五十年代之交的文化转折」、「五六十年代:怀乡、离散与新语言」、「七十至二千年代(之一):「我城」的呈现与解体」、「七十至二千年代(之二):解殖与回归」、「怀旧与遗忘」之二十四章,组成本书以文学史架构为纲的系统论述,分析对象从战后初期黄雨、符公望的左翼诗歌、五十年代赵滋蕃、阮朗、徐訏等人的小说,一九六一年舒巷城的《太阳下山了》、一九六三年刘以鬯的《过去的日子》、一九七五年西西的《我城》,一九七七年也斯的《剪纸》,一九八四年李碧华的《胭脂扣》,一九八六年西西的《浮城誌异》,一九九五年马国明的〈荃湾的童年〉,一九九八年邓阿蓝的《一首低沉的民歌》,下迄二○○五年潘国灵〈我城○五之版本○一〉和谢晓虹〈我城○五之版本○二〉,以及二○○七年董启章《时间繁史.哑瓷之光》和陈冠中《事后:本土文化誌》等等不同年代作品,以本土与非本土、流动与根着的整体议题贯串,是我无间断地从事香港文学研究二十年成果的阶段性总汇。


本书二十四章连同两篇导论共二十六篇论文,主要论及的作家包括望云(张吻冰)、赵滋蕃、张一帆、阮朗、曹聚仁、徐訏、力匡、舒巷城、杨际光、马朗、蔡炎培、刘以鬯、西西、梁秉钧(也斯)、邓阿蓝、洛枫、董启章、潘国灵、谢晓虹;也旁及符公望、黄雨、沙鸥、叶灵凤、陈君葆、何达、唐君毅、林以亮、夏侯无忌(齐桓)、司马长风、吴煦斌、松木(蔡振兴)、戴天、马觉、崑南、卢因、陈冠中、叶辉、游静、马国明、李碧华、辛其氏、郭丽容、锺玲玲等等;探讨议题除了两篇导论贯彻的本土与非本土、流动与根着以外,尚包括左翼诗歌、反共小说、写实主义文学、现代主义文学以及有关方言诗歌、自我改造、新民主主义文艺等概念。又,讨论刘以鬯时,提出南来文人中年角度的本土,一种「错体」的本土思考,如何蕴含对本土的批评和异议;讨论西西时,提出从七十年代《我城》再切入到二千年代《白髮阿娥及其他》的阅读角度,如何作为一种「本土的自创与解体」;讨论梁秉钧(也斯)时,提出《剪纸》如何作为对香港现实的另一种「翻译」以「再现」七十年代的香港,而其「香港系列」诗作又如何作为一种「揭示幻象的本土诗学」,凡此皆本书试图开拓的新议题。


研究个别作家和作品以外,本书亦有从报刊研究角度分析《华侨日报.学生週刊》、《七○年代双週刊》、《星期日杂誌》、《博益月刊》、《诗双月刊》、《越界》、《香港文学(双月刊)》、《香港文学(月刊)》、《今天.香港文化专辑》、《今天.香港十年》等刊物的时代意义和文学史位置,提出从「民间载体」角度作出论述。最后在「怀旧与遗忘」之部,以「怀旧」串连一九五○年至二○○七年的相关作品,探讨「怀旧」在不同时代的意义;复以「马朗的失蹤与复出」作为由六十年代延伸至二千年代的文学史事件,结合与此相关的「梁秉钧的『马朗发现事件』」这另一文本,论及叶维廉、梁秉钧等人的「反遗忘」论述,作为文学史论的另一种尝试。


本书二十六篇论文当中,〈一段被遗忘的文艺青年「自我改造」史〉,[1] 二○一三年发表在《政大中文学报》,〈遗民空间与文化转折:赵滋蕃《半下流社会》、张一帆《春到调景岭》与阮朗《某公馆散记》、曹聚仁《酒店》〉,[2] 二○一一年发表在《中国现代文学半年刊》,〈「回归」的文化焦虑──一九九五年的《今天.香港文化专辑》与二○○七年的《今天.香港十年》〉,二○一六年发表在《政大中文学报》。〈新民主主义文艺与战后香港的文化转折:从小说《人海泪痕》到电影《危楼春晓》〉收录于梁秉钧等编的《香港文学与电影》(香港:香港公开大学出版社、香港大学出版社,二○一二),〈本土的自创与解体:从《我城》到《白髮阿娥及其他》〉收录于王德威、陈平原、陈国球主编的《香港:都市想像与文化记忆》(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二○一五),〈冷战局势下的台、港现代诗:商禽、洛夫、痖弦、白萩与戴天、马觉、崑南、蔡炎培〉[3] 收录于陈建忠编《跨国的殖民记忆与冷战经验:台湾文学的比较文学研究》(新竹:清华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二○一一),〈错体的本土思考──刘以鬯《过去的日子》、《对倒》与《岛与半岛》〉收录于梁秉钧等编《刘以鬯与香港现代主义》(香港:香港公开大学出版社,二○一○),〈觉醒的肇端:《七○年代双週刊》初探〉收录于侯万云编《1970s:不为怀旧的文化政治重访》(香港:进一步,二○○九)。〈香港文学的怀旧史:一九五○-二○○七〉[4] 原于二○○七年一月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举办的「历史与记忆──中国现代文学国际研讨会」上宣读,连同〈失落的鸟语:徐訏来港初期小说〉、〈怀乡与否定的依归:徐訏和力匡的诗〉、〈「巷」与「城」的纠葛:论舒巷城及有关「香港的乡土作家」之议〉[5] 、〈纯境的追求:论杨际光〉、〈虚实的超越:再论邓阿蓝〉等文收录于陈智德《解体我城:香港文学一九五○-二○○五》(香港,花千树出版有限公司,二○○九),〈导论二:流动与根着〉则未曾发表。


以上各文经大幅增补修订,成为本书系统论述一部份,例如〈遗民空间与文化转折:赵滋蕃《半下流社会》、张一帆《春到调景岭》与阮朗《某公馆散记》、曹聚仁《酒店》〉原稿一万二千字,增订后二万字,大幅增补了齐邦媛、王德威、梅家玲、陈建忠等学者有关「反共文学」的观点,以及有关赵滋蕃《半下流社会》「半下流」一词的渊源。〈「巷」与「城」的纠葛:论舒巷城及有关「香港的乡土作家」之议〉原稿五千三百字,增订后一万字,大幅增补了有关「香港的乡土作家」之议以及许翼心、艾晓明、陈建忠等学者的相关论述。〈香港文学的怀旧史:一九五○-二○○七〉原稿一万三千字,增订后二万字,大幅增补了「『诗与情感』论战:林以亮、夏侯无忌」一节及有关陈冠中《事后:本土文化誌》的论述。


此外,本书多篇论文初稿也在不同的研讨会上,透过与不同学者的交流而冲击出新观点,其中印象最深刻且别具意义的,是二○一○年十一月参加台湾清华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主办的「跨国的殖民记忆与冷战经验:台湾文学的比较文学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发表时的讲评人李癸云教授既是台湾现代诗专家,也是我九十年代初在台湾东海大学中国文学系修读时高我两届的学姊,研讨会上的讲评意见我一一记下,成为修订论文时的重要参考。


犹记二○一○年初,清大台文所的陈建忠教授邀我参加该次研讨会,因应台港文学研究和教学理念的共识,促成往后连串学术交流,二○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时任清华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所长的陈万益教授,领陈建忠教授、李癸云教授、王钰婷教授、石婉舜教授等等多位到访香港教育学院(该校于二○一六年六月后改称「香港教育大学」)的中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以及中文学系,就台湾文学和香港文学研究及课程等议题进行了座谈和交流讨论,我当时觉得,一个台港文学研究共同体已隐然成形;我因与建忠兄彼此就台港文学的共同志业而惺惺相惜,二○一○年十一月的研讨会后,再于二○一○年十二月在香港举行的「香港:都市想像与文化记忆国际学术研讨会」、二○一一年十月在首尔举行的「第九届东亚现代中文文学国际学术会议」,二○一二年五月在香港举行的「香港文学在台湾」学术研讨会,二○一三年五月在台南举行的「媒介现代:冷战中的台港文艺」学术工作坊上砥砺学术,数次讨论中初步拟出了一些合作计划,特别对赵滋蕃、舒巷城有更多深入探研,建忠兄二○一一年十月在首尔「第九届东亚现代中文文学国际学术会议」上宣读的〈冷战迷雾中的乡土:论舒巷城一九五○、六○年代的地誌书写与本土意识〉,经修订后发表于《政大中文学报》,我特别佩服他提出「舒巷城的本土意识是无政治性的政治」、「香港的乡土文学传统中,存在着一个非左翼、非右翼,同时又是殖民者缺席的乡土空间」[6] 这深具启发性的论点,据知他尚有一系列有关当代香港诗人研究的构思,但很遗憾他于二○一五年初罹患重病,至今未能重返研究岗位,如果可以,我真期待再与他砥砺学术,那不止是学术,是共同志业。


在学院各种莫名工作的纠葛缝隙中,我始终思念那纯粹的文学志业,仍有许多有待完成的研究等待着,彷彿那是我未完成的自己。本书讨论香港文学的本土意识和根着感时,一再提出当中的无力和不可能,有时,我觉得个人的文学志业也隐约近似。我不知是什幺力量驱使我写成本书,彷彿那是属于另一个时空的声音。二○一六至一八这两年间,我先后完成了《香港文学大系一九一九-一九四九.文学史料卷》、《香港当代作家作品选集.叶灵凤卷》、《板蕩时代的抒情:抗战时期的香港与文学》和《这时代的文学》四书,目下这本《根着我城:战后至二千年代的香港文学》也行将完结,我想感谢那始终隐约连繫的台港文学研究共同体,感谢联经的胡金伦兄几年来的支持和忍受我一再延误交稿。


最后回到有关本书编撰上的说明,本书是以两篇导论加上二十四篇论文组成以文学史架构为纲的系统论述,编排上以所涉时代为次序,虽然包含从战后至二千年代若干重大议题和主要作品讨论,但并非作为文学史来撰写,撰写真正严格意义文学史的话,需补充更多不同层面史料和另一种角度方法,而实际上,本书是建筑在文学史料分析加上文学作品评论的一种研究,有别于从理论切入的文学研究,简单地说可以称为一种文学史论,但又不全然,或可说是再加上文本分析部份,一种强调历史脉络的文学论述。我对未来学界如何阅读本书稍具期望,即学界读者既能阅读以至活用从理论切入的文学研究,而对于建筑在史料加上作品分析的文学史论、一种强调历史脉络的文学论述,又是否愿意消化呢?我仍抱持最后的一点期盼。


二○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誌


[1] 原题〈左翼共名与青年文艺:一九四七-一九五一年的《华侨日报》「学生週刊」〉。

[2] 原题〈一九五○年代香港小说的遗民空间:赵滋蕃《半下流社会》、张一帆《春到调景岭》与阮朗《某公馆散记》、曹聚仁《酒店》〉。

[3] 原题〈冷战局势下的台、港现代诗运动:以商禽、洛夫、痖弦、白萩与戴天、马觉、崑南、蔡炎培为例〉。

[4] 原题〈香港文学的怀旧史:一九五○-二○○五〉。

[5] 原题〈「巷」与「城」的纠葛:论舒巷城〉。

[6]陈建忠,〈冷战迷雾中的乡土:论舒巷城一九五○、六○年代的地誌书写与本土意识〉,《政大中文学报》第二十二期,二○一四年十二月。